第二十八章藏延

小说:吞海 作者:他曾是少年 我要报错
????一旦进入了身合天地的状态,魏来灵识瞬息强化了十余倍不止。

????他的法门催动变得愈发的迅速,吞龙之法飞快的运转,他吞噬血魂之力的速度也随即跟上了孙大仁吸收血魂之力的速度。二人的配合比起之前与拉延朵的合作快出不知几何倍。

????不得不说的是,这血魂之力却有其独到之处。所转化而来的灵力极为磅礴,很快便充斥了魏来的周身,而新的麻烦也接踵而来。

????魏来在翰星大会之上,被宁州气运灌注,以那诡异黑色碑文为引,推开了自己的第三道神门。此刻他三境大成,幽海之中灵力充裕,但又尚未破境,那股由血魂之力转化而来的磅礴灵力积攒在他的体内,竟是并无去处,充盈了他周身的每一处经脉。

????而随着血魂之力不断被吞噬,这股积攒在他体内的灵力数量还在不断攀升,如此下去,不出半刻光景,魏来便会被这股浩大的灵力撑爆身躯。此时此刻,摆在魏来身前的便只余下了一条路而已——破境!

????第四境玉庭境。

????听上去与三境只差一境,但事实上,三境与四境之间横着的却是一道巨大门槛,也是所有修士在修行途中所需面对的第一道真正意义上的天堑。

????对于大多数的宗门来说,选择圣子的第一标准便是能在在二十八岁之前突破四境。而一旦抵达四境,便意味着修士可以推开第四道神门,一旦神门之上的神纹链接在一起,这一道灵纹便形成,修士的战力相比于前三境会一个质一般的飞跃。

????对于前三道神门所铭刻的神纹已然自成一体的魏来来说,第四道神门能给他带来何等的变化本就是一个未知之数,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想要破开第四境所要面对的麻烦比起寻常修士定是要强出数倍不止。

????魏来明白这一点,却也来不及多想,这样的念头一起经脉中所堆积的灵力便被他尽数催动了起来,铺天盖地的顺着魏来的三道神门,涌向他的神门深处。

????……

????细细算来,魏来推开第三道神门也才堪堪二十余日,境界并不稳固,这个时候冲境并算不得一个明智的选择,稍有不慎便会让自己境界倒跌,修为受损。

????但此刻的状况却容不得魏来有太多思虑的时间,而魏来的性子刚毅,既然做了决定便不会有半点的畏首畏尾。

????随着浩大的灵力涌入魏来的神门深处,剧烈的疼痛从五脏六腑中涌来,哪怕是身处身合天地的状态下,魏来也暗觉气机不畅。

????但他不得不咬牙承受下这股剧痛,同时还得分开心神保证吞噬那血魂之力的速度不下降半分。

????身处在身合天地的状态下,时间的流淌似乎也变得缓慢,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神门深处,痛楚加剧,心神动荡,但破境却遥遥无期。

????魏来的心神不免有些动摇,他知道在血魂丹的帮助下那些天阙界门徒的战力正在飞速提升,而与之交战的萧牧等人在此消彼长之下注定步履维艰,他们不会再能坚持多久。魏来的心底打起了退堂鼓,倒并非因为畏惧,只是觉得若是如此下去,不仅救不了这些摩撒族人反倒会赔上自己的性命。他愿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也能克制自己不为利益作出伤天害理之事,但他并非完全无私之人,他有尚未完成且一定要完成的事情,也有想要保护之人,并不愿意为了一群无法拯救的人丢掉性命。

????他为此做过努力,也想过办法尝试,于心无愧。

????可就在这时,他体内深处忽然有一道道血色的气息漫出,魏来的眉头一皱,察觉到了这份异样,

????他不得不分出心神去感应这份忽然在自己体内涌动的气机,顿时他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那气机竟然与血魂之力的气机极为相似,却又有些许差别,准确的说是应该是与孙大仁体内那已经被吸收转换的血魂之力一致。

????只是孙大仁体内的血魂之力来自于赤朱果,那他体内的血魂之力又是从何而来呢?

????这样想着魏来忽然心头一动——

????赤朱果?

????他叨念着这个名讳,忽然想到了方才来到这山河图中时,他也曾吃过一些朱果,还为此遭到了毒虫的袭击,也如孙大仁一般陷入过昏迷,难道说……

????魏来越想越觉得此事就是如此,不过此刻他也没有办法去求证此事,他的心头一动直接收回了孙大仁链接在那些摩撒族人身上的金线。正饱受那些血魂之力入体的巨大痛楚的孙大仁只觉周身的痛楚豁然消散,而无论他如何再催动法门都无法再吸纳来那些血魂之力,他的心头一动,赶忙想要睁开眼询问魏来。

????“稍安勿躁。”魏来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孙大仁一愣,却还是依言闭上了双眼。

????只见那时,魏来胸前印有佛魔之相的神门光芒大作,一道道金线从他的神门中伸出,延伸向无穷远的远方。

????同时他体内的气机档口,那些摩撒族人体内血魂之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涌入魏来体内。

????……

????“钱浅、钱岳、童尚、李绪……”

????一道道名字从他的嘴里念出,透过那些金线传到无穷远的远方,也传到那些此刻已经跟随各个宗门回到门中的曾经的乌盘城孩童们的脑海中。

????“我需要你们帮助,寻一个安静无人之所,用我交给你们的吞龙之法,吸纳我传给你们的力量!”

????于是乎,那一天北境的各大宗门中都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被宗门寄予厚望的新入门弟子几乎都选择在那一天以一些不同的借口离开了那日宗门中的教习,然后独自将自己关在门中,足足一日。

????只是这样的小事除了让门中长辈对此有些微词外,便再无任何后文,也决计不会有人将之联系在一起。

????钱浅等人对于魏来是极为信服的,他的命令众人自然没有拒绝的可能,不过十余息的光景众人便纷纷传来已经准备妥当的消息。

????魏来没有迟疑,将转化而来的血魂之力在那时源源不断的送入包括孙大仁在内的众人体内。

????这是魏来所能想到最好的办法——既然他体内也存留这血魂之力,那么这些从摩撒族人体内吸纳而来的血魂之力对于他的排斥会大大降低,而他一旦可以自己动手吸纳这些血魂之力,那速度比起孙大仁定然还要快出数倍不止,这样他便可以在短时间内吞纳掉这股力量,让这些摩撒族人获救。

????但同样的麻烦是血魂之力的数量太过庞大,他根本无法将之完全吸纳,哪怕是用之尝试破境所能消耗的力量也极为有限,因此他需要一些手段来帮自己分担这股压力。而他所能想到的便是通过金线与之相连的钱浅等人。

????这样的法门张开,事情的进展便变得出奇的顺利起来。

????他暗暗估算了一番,约莫只需要一刻钟的光景,他便可以彻底吸纳掉这些血魂之力,虽然这对于萧牧等人依然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走到了这一步魏来也只有选择相信他们。

????只是他未曾想到的却是,随着他吞噬血魂之力的速率提升,身上的山巅上,那座华丽的神庙之中,已经化为狼相的摩撒尸体中,一道道血气也开始从他体内漫出,涌向山腰处魏来所在之地。他也未有想到,他背后那把来自虞家的祖刀开始轻颤,就像是要从一场绵长的沉睡中缓缓清醒过来,甚至就连那些之前为了帮助魏来吸纳上神之力而陷入昏迷的十万阴魂也隐隐有了苏醒的痕迹……

????当然,还有那已经缓缓站起身子的罗苦连,也在这时带着满脸的愤恨之色,朝他一瘸一拐的迈步而来。

????……

????罗苦连的浑身都传来一阵阵剧烈的,近乎撕心裂肺的痛楚。

????他从倾倒的山林中爬起身子,用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方才适应自己周身那剧烈的伤势,他赶忙又吞下了一枚血魂丹,方才让自己的伤势慢慢平复。

????他的心底在那时当然充斥着几乎要将他焚尽怒火,他只差那么一丝便可将孙大仁的性命取下,一报那机缘被夺之仇。可魏来却忽然出手,让一切付诸东流。不禁如此,他还受了极重的伤势,不得不再次浪费一枚血魂丹,方才能让自己体内的伤势稳定下来。这可是莫大的损失,要知道过了今日,他想要再得到血魂丹便是难上加难,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天阙界的门徒明明极为忌惮萧牧,却也要拼命一搏的缘由。

????此刻他在之前的追逐中已经落入后方,与天阙界的门徒们隔开。

????而魏来所行显然是在干扰天阙界等人夺取机缘的计划,于公于私,他都得阻止魏来。

????但在被魏来击退之后,他对于魏来的忌惮已然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他暗暗潜伏在周围,观察着魏来的状况。这个少年在将他击退之后,便再次闭眸沉目,仿若陷入沉睡,按理来说这自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罗苦连能够把握好时机,甚至有可能一击将之毙命。

????若是放在半刻钟前,罗苦连对此一定是极为笃定的。

????但刚刚他也正是因为抱有这样的念想,方才被魏来突然袭杀,落到了这般境地。他并不确定此刻的魏来到底是不是在如之前一般,故作姿态,实则是在诱他出手。为此他迟疑着在旁周旋了又足足半刻钟的时间,其间几次佯攻,魏来都并未作出任何的反应,这才罗苦连那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狞笑,迈步便朝着魏来所在之处走去——这一次,他聚集了周身所有的力量,要在一击之内,将魏来打得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

????桔宁双眸空洞的迈步顺着山路走着。

????她的心底有些空落落的,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了。

????似乎是自从很多很多年前,亲手在修罗天中捏碎了他的神魂后,她便再也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波动。

????……

????“姑娘,我给你说的事,你考虑得如何?”举族来到北境的少年带着他那两头白狼来到了少女身边,他笑得璀璨,嘴里这样问道。

????“我是神!怎会垂青你这区区只有数十年生命的凡人?”站在城门上的少女有些不耐烦,若非少年的族人于她来说还有大用,她岂会任由这少年时不时的孟浪?

????“姑娘觉得做神是一件好事吗?”少年却像是听不懂少女语气中的不耐烦一般,忽的愣愣的问道。

????“当然。”少女的回答来得理所当然,来得笃定无比:“你没看这世上有那么多凡人,为了追逐永生而抛妻弃子,而致死不得吗?”

????少年闻言,脸上的神色却愈发的古怪,他又问道:“那姑娘为什么从来都不肯笑呢?”

????这样的问题让少女始料不及,她的脸上面色古怪,一时间竟然是不知但如何回应少年。

????“人这一辈子就像姑娘说的那样,只有短短几十年,所以我们要尽可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自己快乐。几十年亦或者几年,只要活得开心,又真的比起神差了很多吗?”少年却再次问道。

????“神只做对的事情,所谓快乐是凡人编造的自我安慰的谎言而已。”少女强撑着自己冷峻的脸色,笃定的言道。

????“可对的事与快乐的事,在大多时候,并不矛盾。”少年却再次言道:“当然,前提是姑娘心中真的认为那所谓对的事,是对的的话。”

????……

????少年与他的族人们,是作为战士来到的北境。

????他们能驱使妖狼,又天生神力,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骁勇战将。

????他们成为了天神的士兵,要对抗一个名为“楚”的邪恶过度,用神的话说,击败了“楚”,方才能维护这四境的安稳,他们是在为自己,也在为整个世界而战。

????崇高的信念往往能坚定人心,也能将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凝聚在一起。

????但“楚”的士卒们同样有着坚定的决心,与征服整个世界的邪恶目标。

????那是很艰难的几年,狼与人都埋骨他乡,少年也长成了男人模样,他身边的族人越来越少,可他手中的刀沾染的鲜血却越来越多。

????直到某一天,与他从故土中一起走出来的白狼为了保护他从一场溃败中活下来,死在了乱箭之下。

????男人有两头狼,一头叫摩撒,一头叫藏延。

????他们是战友,是兄弟,也是亲人。

????还是原来模样的少女听闻这个消息第一时间赶到了男人的身边,他看见一人一狼正抱着藏延的尸体嚎嚎大哭。

????放在以往,少女一定会说出些诸如凡人终究会死,你勿需难过之类的无情之言,但那一刻,在看见那个平日里嬉笑怒骂的男人哭得那般伤心之时,这些她自认为并无任何问题的话,却不知为何再也说不出口来。

????她只是皱着眉头走上前,言道:“它是为天神而死的勇士,我可以将它的英魂送入东神的神庙,以他的功绩足以在千秋万代之后,受人香火,永世存留。”

????男人像个女子一样忙不迭的擦干了泪水,生疏却又恭敬的对少女千恩万谢。

????少女有些不适,也有些自己都说不真切的不满。但她还是生出了手,施展了她的法门,想要将藏延的英魂招来送入东神庙中。

????这应当是天大的荣幸,对凡间的生灵来说,这是可谓梦寐以求的归宿。

????但藏延的魂魄却抗拒了少女召唤,它倔强又固执的遁入了男人背上那把雪白的长刀中,寄生于此……

????它要陪着他,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

????少女有些恍惚,她忽然意识到,这算不算另一种意义上的永恒呢?

????……

????少女的恍惚,被山路上不绝于耳的喊杀声拉扯了出来。

????她停下了脚步,站在高处看着战成一团的人群,脸上的神色平静,并不因为那惨烈无比的厮杀而升起半点变化。

????“这么多年过去,凡人依然愚昧,执着于厮杀,也执着于内斗。”

????“这是被深植在他们灵魂深处的劣根,你的努力终究只是徒劳,你……”

????“是错的。”

????少女喃喃言道,目光忽的瞥见了人群中的某一处——那里,那个名为魏来的少年正盘膝坐在地上,桔宁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些摩撒族人体内的血魂之力正源源不断的涌入那少年的体内。

????桔宁暗暗有些诧异,却是不想这少年真的还能寻到办法救下这些摩撒族人。

????她摇了摇头,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罗苦连正在缓缓朝着那少年靠近,很快他便会死在罗苦连的手中。凡人争斗总是如此,充斥着血腥与阴谋诡计……

????眼看着罗苦连距离魏来越来越近,而萧牧等人也在天阙界的门徒手中渐渐败下阵来。少女收回了目光,有些意兴阑珊。

????嗷!

????可就在这时,一声狼啸之音升腾而起。

????桔宁的身子一颤,她豁然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盘膝而坐的魏来背后,藏锋于鞘的刀忽的爆发出一阵即使刀鞘也无法遮掩的耀眼白光,而一头白狼之相也在那时涌现,它张开嘴傲立天地间,仰天长啸……

????少女目光空洞的看着那头白狼,嘴里梦呓一般的喃喃自语道。

????“藏延……”




欢迎大家访问:趣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haoqushu.com/11_94684/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