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八十六、花船

小说:妖女乱国 作者:樊笼也自然 我要报错
????檀邀雨和子墨给了钱,划乌篷船的船夫乐呵呵地将船蒿往岸上一撑,小船轻得就似片水面上的浮叶儿,瞬间就推开了好远。

????邀雨站在船头,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烛火中极致的喧嚣和欢闹。若是这些勾肩搭背,疯狂肆意的人,知道这画舫上马上就要上来两尊死神,不知还能不能将酒壶举得那么高,将衣衫敞得那么开……

????子墨回身又给船夫递了一串铜板,带着歉意道:“这花船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们也不知道友人究竟在何处。烦劳船家带着我们绕上一圈,好让我们找找看。”

????船家笑着接过钱,“没问题,没问题!说实话,小老儿我在这河边撑船这许多年,也从没见过如此热闹的场面!就连过年也都不曾有这么多达官显贵聚在一处啊!果然还是王谢两家的郎君面子大,才能将名动建康城的碧渊姑娘请来参加这花魁之争。”

????“王家和谢家的郎君?”檀邀雨好奇问道,“船家可知道究竟是这两家的哪位郎君?”

????船家摇头,“诶呦!这咱们就不晓得了。可不是咱们能打听得到的?”

????檀邀雨冷哼,小声对子墨道:“谢家连族产都要败光了,子孙却还在这儿大肆宴请,搞什么花魁选。这一晚上,光是烧去的烛火钱,都够边疆的将士们一月的军饷了。这种腐朽的花船,真恨不得一把火将它烧了!”

????子墨的手搭在邀雨的肩上,轻轻压了一下,叮嘱道:“切莫闹事。我们今日可不是来替刘宋剔除这些蛀虫的。节外生枝,只会引人怀疑。”

????邀雨轻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看看哪里好登船。上面这么混乱,只要上去了,谁也分辨不出哪个是有请柬的人。”

????两人正在船头仔细观察,想找个人少的角落直接用轻功跳上去,就听见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喊着:“主子!主子!我在这里!”

????檀邀雨一偏头,很快就在茫茫多的船和人中看到了同样穿着男装,拼命挥手的朱圆圆。

????子墨忙示意船家将乌篷船划过去。

????朱圆圆坐的是艘小型的客船。此时在甲板上摆着酒席,甚至还有个歌女在旁边给她弹琴助兴,看着好生自在逍遥。

????朱圆圆命人将船板放下,檀邀雨和子墨顺着船板走了上去。邀雨倒是也不奇怪朱圆圆会在这儿,就如同朱圆圆也算好了檀邀雨肯定会来一样。只是见邀雨身后没有嬴风跟着,倒是让朱圆圆有些失落。

????邀雨看着甲板上的酒菜已经被她吃了不少,就问朱圆圆道:“你是来看热闹的?你这客船这么矮,画舫上面有什么你也看不见啊。”

????朱圆圆笑着摇头,她头偏大,一晃之下,脑袋上男子的纶巾差点儿掉下来,她赶紧用手扶了解释道:“这么大的热闹,女郎肯定不会错过的。我猜着女郎会来,所以一直在这儿等着呢。”

????檀邀雨压低了声音道:“你知道我来做什么?就在这儿干等。赶紧回去,免得一会儿惹祸上身。”

????朱圆圆也压低声音道:“我拿到了请帖。不管女郎想做什么,都可以替您掩饰身份。”

????邀雨好奇:“哪儿来的请帖?”

????“袁郎君给的呗。”朱圆圆顺口道,“我接济他们家那么多钱,问他要张请帖,难道他还会不给?”

????檀邀雨睁大眼睛,“袁郎君?皇后娘娘的弟弟?”

????朱圆圆点头,“他们家虽然穷,可身份在那儿,所以也收到了请帖。不过没钱上去逍遥,正好便宜了我。”

????檀邀雨皱眉,“你跟那个袁郎君走得很近?”

????朱圆圆撇嘴,“也算不上。不过袁家每次来借钱,都是由他出面,所以熟悉了些。”

????檀邀雨松了一口气,谢家那么大的家业,都能让个女婿给赌光了。朱圆圆若是看上了那个袁郎君,她搞不好得棒打鸳鸯。不然行者楼的钱就全得去给刘义隆的小舅子还赌债。真要是那样,檀邀雨肯定会被气疯……

????这里人多眼杂,用轻功跳上船倒是容易,但一旦被人看到就会引起怀疑。如今有了这张请帖,真是再好不过了。

????檀邀雨伸手,“请帖给我。你赶紧回去。今夜不太平,你千万窝在家里别出来。还有,你今天没见过我。绝对不可以跟任何人提起我来过这里。”

????命数里杀了她的那些杂碎,肯定都是出身氏族的子弟。一个花魁夜,同时死上几个氏族郎君,明日怕是整个建康城都会因此动荡起来。

????朱圆圆有些遗憾地看了那水寨般大的花船一眼,最后还是老实地点点头,“好。那我这就回去。”随后又不忘了叮嘱道:“您上船后可得帮我留意着,有没有好郎君。”

????邀雨无奈地点头,“知道了。你有那么恨嫁吗?又不缺钱,又不少事做,那么急着嫁人做什么?”

????朱圆圆看着邀雨叹息一声,“女郎您不懂啊……您怎么会懂……”随后冲船老大摆摆手,“将客船靠到主画舫上去吧。”

????客船刚靠近画舫,上面就垂下个精致小巧的竹篮。高高的画舫船舷后,看不见人,只听到有个声音喊道:“烦劳请帖放入竹篮,让小的们先瞧上一眼。”

????朱圆圆帮邀雨将请帖放入竹篮,这时才注意到,竹篮的弯把上都嵌有宝石,可真是豪气外露。

????验过了请帖,朱圆圆看着檀邀雨和子墨顺着画舫放下来的升板登上画舫,这是一场豪宴啊,可惜自己去不了……

????檀邀雨站上画舫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还是高估了人的底线。今夜已经不仅仅是选出一个建康城头牌那么简单了,而是权贵们以此为由的一场宣泄。不管是纨绔子弟还是文雅书生,都在这里演绎着各自放纵的众生相。

????檀邀雨捏紧自己的拳头,小声恶狠狠道:“都说建康城是个大染缸,可真是没说错。大哥和二哥最好别跑来这种地方。不然我就把他们两个扔进河里清醒清醒!”

????子墨轻声笑了一下,“两位郎君怕是不敢。毕竟将军如今也在府中呢。”

????“说的也是。”邀雨四周看了一圈,“这么多人,一个个找过去不现实。咱们直接去选花魁的场子里等。按朱圆圆说的,还有不到半个时辰,花魁之选就会开始。能攀附上刘义符的,肯定都是有些家世的,若是今日来了,肯定会去那里。”




欢迎大家访问:趣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haoqushu.com/11_94782/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