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祸害谁的问题。”

  丁馗扫了一眼低头泡茶的澹台休。

  “来此之前费先生给我准备了几条计策,安全局在镇京城组建特别行动小组,随时准备执行那几条计策,其中恰好有一条适合对付少典铜。”

  这句话包含内部秘密,他直说出现显示出对澹台休的信任。

  “需要在下配合吗?”

  果然,澹台休不能装听不见了,立刻作出回应。

  “有你相助自然事半功倍,来,一起计划计划。”丁馗给澹台休机会做点贡献。

  “有时间动歪脑筋,不如想想怎么解决我们那个院子。”少典鸾发觉自己被晾到一边,可澹台休是她娘家人。

  “……”

  ……

  “折兄,我知道折家不贪恋司内的高位,让你官复原职并没有违反折家的原则,为何你不愿接受呢?”

  新谍情司司长少典冷来折笙家中劝说,希望这位原杀手堂主重新出山。

  “这不是家族原则问题,谍情司没有退役堂主重新履职的先例,而且我就是不想对旧日同僚动手才离开的,您还来找我不是强人所难嘛。”折笙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当初他就看准少典密会去投靠丁馗,折家同样有祖训不得参与王位争夺,因此他选择急流勇退,否则他的官职有机会往上升一升。

  原杀手堂主对敌人冷血,对自己人却下不了狠手。

  “这不是问题,我绝不会让你对原来的同僚动手,希望你回来帮我对付外国和叛逆的密谍,有关司内旧人的事我会安排给其他人。”少典冷马上做出承诺。

  听完此话折笙的内心陷入挣扎,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

  由于少典密叛逃,谍情司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清洗,导致外国密谍趁机大肆入侵,镇京城不知道埋入了多少暗桩,新谍情司长的担忧不无道理。

  折家历来是对抗外国密谍的急先锋,折笙极不希望都城成为外国密谍的乐园。

  “放心!我可以给你写一道手令,倘若日后我违反了今日的承诺,你随时可以荣退。”少典冷拿出最大的诚意。

ag85.com|平台  他手下不是没有战力高手,骑士总会随时可以调派主宰骑士帮助他,但是骑士总会的高手不愿意干脏活累活,不适合接管杀手堂。折笙出自谍情司第一大家族,能力和忠诚度不成问题,是改善谍情司目前困境的第一人选。

  “能给我时间考虑考虑吗?”折笙动摇了。

  “可以!借笔墨一用。”

  少典冷要来笔墨,刷刷刷,写了一道手令。

  “手令你先拿着,谍情司的大门随时向你敞开,如果用不上你就撕了。”他表现出对折笙极大的信任。

  少典冷走后,折笙遣退下人,独自留在大厅沉思,直到天色暗下来,“紧守门户,有人来就说我闭死关,任何人都不见。”他丢下一句就悄然离府。

  穿过十多条街,他换了四五个造型,最后以流浪汉的模样混进一家车马行。

  有个伙计发现他,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上前要驱赶,只见他做了几个手势,伙计愣了愣,赶紧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想讨活干走后门呀,怎么就走了前门。”

  这是一句接头暗语,不懂的人肯定接不上。

  流浪汉大咧咧地说:“当家的请我吃饭,还能给你赏钱不成?”

  “好好好,请随我来。”伙计带路,将流浪汉引到偏房,然后转头去找人。

  不多久,一白须老汉走进偏房。

  “老年,这个先迈左脚的习惯还没改啊。”流浪汉起身迎接。

  “呵呵。”老汉笑着转身把门带上,再缓缓走到流浪汉对面,“请坐。”

  流浪汉依言坐下。

  “果然是折堂主,谁都信不过,坐下这会目光扫过我身上五处要害。”老汉认出流浪汉。

  “我在想要不要把你捉住,献给谍情司领功啊,你年嗣可是暗榜通缉的第二号人物。”折笙更加确定老汉乃前情报堂主。

  “想捉我怎么一个人来?我不信你是那样的人。”老汉就是年嗣。

  谍情司通缉要犯有明暗两榜,暗榜要捉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人,所有反叛谍情司的内部人员全都在里面,第一号人物便是少典密。

  “啧啧啧,这么短时间就看过周围的情况,你比以前更能干了,如果我回司里,要不要先把你做了?”

  “什么?你想回去?好不容易在这里落脚,你又要逼我逃亡吗?”年嗣一阵头大。

  他熟悉老同事的性格,没谱的事绝不会轻易说出口。

  “有这个想法,新头给我的,你看看。”折笙拿出少典冷的手令,交给年嗣。

  年嗣仔细地看了几遍,才怅然地还给折笙,“会用人,有魄力,谍情司在他手里对我们威胁不小啊。”他给比较高的评价。

  “你们在都城有大动作吗?”折笙敏锐地捕捉到对方话中的细节。

  “呵呵,你不用试我,我就是一个打听消息的闲汉,有大动作不会经过我的。”年嗣答得滴水不漏。

  折笙挺了挺腰,道:“我不希望跟你们有正面冲突,回不回去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们的行动,作为老朋友你告诉我,我们是对手吗?”

  啪,一个火苗在灯罩内爆开,年嗣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不瞒你说,我们有两套体系,另外一条线我知道的不多,我俩不对上难保你跟其他人不对上。”他其实回答了一半。

  “嗯。”折笙点点头,“你可以给他们示警,不要落在我手上,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必带到!以后我们会是敌人吗?”年嗣听出折笙已有决定。

  “我不会对你出手,但你也别逼我,情分总是有限度的。”折笙把话挑明。

  “好,还是以前那条汉子!我们另外一位当家的有点手段,你要小心。”年嗣碍于规矩只能说到这。

  折笙起身,走到年嗣面前,伸出右手,年嗣也把手伸出来,两人用力握了握。

  “别给人弄死了,以前你挤兑我的仇还没报呢。”

  “我不拿刀的,可以优先逃命,倒是你,别崩了口。”

  “……”

欢迎大家访问:趣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haoqushu.com/1_2832/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