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城主大人想的倒是很轻松。

  这纪小言既然能用土系法术把洞口补上,那用法术挖个洞出来,也是可以的啊!都是土系法术嘛!

  可是,纪小言却是一脸为难地对着夜嬗城主大人说道:“我只会扔法术做出这土墙来,其他的,我不会啊!”

  夜嬗城主大人闻言,顿时一脸郁闷又生气地瞪向了纪小言,倒是带上了几分的恼色来:“纪小言,你学个法术都不知道好好地多学学吗?”

  纪小言一脸的委屈。

  “夜嬗城主,小言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吧?她好歹也是清城的城主大人,和你一样的!”琳千夜倒是有些不满地对着夜嬗城主大人说了一句,看着他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这才冷哼了一声说道:“现在就问你们,这挖洞的事情,两位城主大人来不来就是了!”

  “怎么的?你还要让我们两个城主大人来做苦工不成?”夜嬗城主大人瞪眼望向了琳千夜对着他问道。

  “难不成还要让我们来动手吗?”琳千夜却是冷笑了起来,望向夜嬗城主大人问了一句,然后说道:“首先这是你们磐池城的地方,我们当初是被嬗城主大人给请来帮忙找凌阴城的,说白了我们也就是个帮忙的客人吧?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你们两位主人家不动手难道还指望我们吗?再说了,这里可不止你们两个城主大人.....夜嬗城主大人要是不动手,那一会儿也别出去了!”

  “我来吧!”嬗城主大人倒是没有什么多言,直接从包袱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来,然后便让纪小言用法术慢慢弄出几个台阶来,让他能轻松地够到头顶的沙墙后,这才一边动手,一边对着夜嬗城主大人说道:“夜嬗,如果你不一起来帮忙的话,那一会儿你也就别出去了!我们可是认真的!”

  “你说不让我出去就不出去呀,你凭什么命令我?”夜嬗城主大人却是一脸的恼怒,瞪眼对着嬗城主大人说道。

  “凭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嬗城主大人却是对着夜嬗城主大人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挖了起来,也不想和夜嬗城主大人多说什么了。

  本以为夜嬗城主大人会一直都傲娇下去,纪小言倒是没有想到,最终夜嬗城主大人还是妥协地也参与到了这挖洞的行列中,与琳千夜他们一起相互换着,还真就在那沙墙上挖出了一个洞来,让那洞外的阳光瞬间透进了他们这个小屋子里来。

  “这居然都还没天黑呀?!”迩肆到是一脸的惊讶之色,看着那洞外的天空忍不住说道:“还是说我们在这里已经过了一两天了?”

  “在秘境里黑夜的时间过得很快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白天!”夜嬗城主大人白了迩肆一眼,对着他解释了一句,然后也站在了那洞口之下对着众人问道:“谁先出去?”

  “我瞧着这外面的风沙似乎真的停了!”琳千夜也是朝着天空上看了看,然后对着众人说道:“这样吧!我先出去看看情况,如果外面的情况还好,就让小言带着墨先出来!”

  对于这点,众人都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只是当夜嬗城主大人与嬗城主大人的目光撞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顿时便迸出了火花来,谁也不想对方走在自己的前面。

ag85.com|平台  琳千夜似乎也看出了这情况,赶紧便继续说道:“至于两位城主大人你们就自己商量一下前后顺序好了!不过,有一点你们两人要知道,不管你们谁先出去,我们都会看着另外一人,绝对不会让你们动手对付另一人的!现在这情况,可是容不得你们两个争斗!我还是那句话,你们两个要打也要等找到了凌阴城之后再打,或者是出了这秘境之后再打,到时候我们可是不会管你们的!但是如果现在你们两个谁动手的话,那可就不要怪我们所有人都来对付你们了!”

  夜嬗城主大人朝着琳千夜看了一眼,最终只能不高兴地撇嘴,看着琳千夜从洞口爬了出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带着墨跟上呀!”眼看着琳千夜的身影消失在了洞口,夜嬗城主大人顿时朝着纪小言催促了一句,然后便开始为墨穿上了衣服,摸着他身上依旧发烫的温度对着纪小言说道,“你也别担心墨这热度,就这点温度,放在你背上也不会烫着你的!也就一会儿的时间,你坚持一下就行了。”

  纪小言倒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墨此刻昏迷的样子,偷偷叹了一口气便把他给背到了背上,走到了那洞口之下,却是瞧见琳千夜又从那洞口跳了回来。

  “千夜师傅,外面情况不好?”纪小言顿时惊讶地问了一句,赶紧带着墨往旁边站了站。

  “风沙停了,我们这地方也被埋了大半在风沙之下!”琳千夜倒是很干脆地便把自己看见的情况和众人说道,“这会儿外面天气倒是不错,但是不远处有怪物出现了!现在这情况,小言你还是就在这里陪着墨等等,我和两位城主大人先出去对付一下那些怪物好了!”

  纪小言没有意见,直接便把墨又给放了回去。

  只是夜嬗城主大人却是有些不太乐意地朝着琳千夜瞪了一眼:“为什么要让我们出去一起对付?”

  “这可是你们磐池城秘境里的怪物,你们两位城主大人不去,难不成让我自己去杀吗?”琳千夜倒是有些不高兴地朝着夜嬗城主大人问了一句,看着他撇嘴依旧不乐意的样子,这才看向了嬗城主大人问道:“如果说,夜嬗城主你不愿意出去的话,那留下也无所谓,我想嬗城主应该不会留在这里的吧?”

  “嗯,我跟着你一起出去!”嬗城主大人倒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这态度和之前可是完全不一样了!看起来,似乎只要琳千夜吩咐,他都乐意去帮忙一样!

  这让夜嬗城主大人忍不住也有些奇怪地朝着嬗城主大人看了看,赶紧说道:“去就去!你们都去,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就去帮帮你们好了!”

  “不用啊!星迪拉和小言他们不是都还留在这里的吗?夜嬗城主要是想留下,我们也是没有意见的!”琳千夜却是冷笑着,对着夜嬗城主大人说道:“不就是一些怪物吗?我和嬗城主大人去对付就可以了!”

  “我和你们一起去!”这下,夜嬗城主大人却是更为地坚持了起来,直接对着琳千夜说道:“你们别想撇下我!”

  琳千夜顿时冷笑了两声,倒是不再和夜嬗城主大人再过多地纠缠什么,直接从那洞口又爬了出去。

  嬗城主大人正准备跟在琳千夜的身后也出去,却是没有想到夜嬗城主大人先一步拦到了他的面前。

  “夜嬗,你这是要做什么?”嬗城主大人顿时皱眉,一脸不高兴地对着夜嬗城主大人问道。

  “我先出去!”夜嬗城主大人抬脚便要先走,却是被嬗城主大人给拉住,“嬗,你这是要做什么?”

  “是你想做什么才对!”嬗城主大人也是来了火气,对着夜嬗城主大人吼道:“你最开始说你不想出去,我们也依了你,现在你又要出去了,我们也依了你,你这还要和我抢什么?”

  “我只是想先出去而已!能抢什么?嬗,你这是没事瞎想呢!”夜嬗城主大人却是直接仰着脖子,对着嬗城主大人说道:“赶紧让开,我先出去了!不然,一会儿上面那位又要说我们不去帮忙了.......这外面不是还有怪物吗?怎么着,嬗你其实是想和我在这里闹着,不去对付那些怪物的吗?”

  “胡说八道!”嬗城主大人顿时有些着急地便要伸手去打夜嬗城主大人,却是被一旁的璞笛给拉住了:“两位城主大人就不要再争执什么了吧?不就是一个先后顺序吗?你们这要是决定不了,就石头剪刀布好了!千夜可还在上面等着你们的呢........”

  “我就要先出去!”夜嬗城主大人却是分毫不让地直接说了一句,看着璞笛拉着嬗城主大人,直接便推开他拉住自己的手,赶紧踏上了那台阶,麻溜地便爬出了洞口去!

  嬗城主大人见状,顿时生气地朝着璞笛瞪了过去,吓的璞笛赶紧松开手,一脸讪笑地对着嬗城主大人说道:“嬗城主你可不要和我生气啊,我这也是担心你们打起来啊!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夜嬗城主大人上去帮着千夜对付怪物了,嬗城主你不去也是可以的啊........就让夜嬗城主多干点活也好啊!对不对?”

  嬗城主大人可没有要理会璞笛的意思,恼怒地朝着他瞪了一眼,直接便也上台阶,爬出了洞口去!

  “这两人可是真的太难伺候了!”璞笛眼看着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都离开后,顿时忍不住有些抱怨地低声说道:“这一路上,我们怕是会很累了!光是这劝架也是不可能少的!”

  星迪拉和迩肆也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墨说道:“墨要是没有出这毛病就好了!至少,那两位城主还能听听他的!”

  说到墨,众人也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了起来。

  “小言,你说墨这情况会不会更糟糕啊?”

  “不会吧?!”纪小言一听这话,顿时忍不住也皱起了眉头来,赶紧朝着墨看了眼,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皱眉说道:“他这体温也没有要涨的意思,应该已经保持住了!只是.......他这到底是要怎么才能苏醒,还是个问题呢!”

  “趁着那两位城主不在,小言你把那地图拿出来看看!”就在这个时候,迩肆却是赶紧对着纪小言低声说道:“既然这地图有可能是凌阴城的钥匙,而且还出现了凌阴城的路线了,那我们就好好地再研究一下!说不一定还能找出点有用的信息来,到时候就能知道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能知道吗?”纪小言却是一脸的怀疑,忍不住望向迩肆问了一句,手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迟疑地便把那地图给拿了出来,“这地图的温度好像减低了一些了。”

  “减低了吗?”迩肆赶紧接了过去,把地图立刻便铺到了地上,然后便看见那地图上之前出现的凌阴城的路线却是淡了几分,顿时忍不住惊讶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路线怎么还淡了?难不成,这凌阴城路线图还和这地图的发热有关系的?那是不是说,如果用火烧一下,这路线图还能更清楚了?”

  “这怕是不行吧!”纪小言一听迩肆这话,顿时紧张地说道:“这可是地图,要是被烧了的话,肯定会坏掉的!要是这地图坏了,嬗城主大人和夜嬗城主大人都是有可能要找我们拼命的!不行!不行,这事情可不能做!”

  “我也就只是说说,没有真想这样做的!”迩肆顿时摸了摸鼻子,笑着对纪小言说了一句,目光却是紧紧地盯着那地图上的路线,看了半天之后,这才说道:“这路线大概的样子我都记下了,只是,这到底是不是在这秘境里的地图,大约也就只有那两位城主才知道.......我们这怕还是需要让他们来看看了!”

  “这不是废话吗?”星迪拉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迩肆说了一句,“你刚刚不是说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墨身体发热的线索吗?这地图上你除了路线以外,还看出什么了?”

  “星迪拉,我这不就只是说说而已吗?你还不了解我?这还真当真了不成?”迩肆顿时有些语塞地朝着星迪拉看了一眼,然后一脸无奈地说道:“这要是地图上有什么文字,那说不一定就真的能找到墨这模样的原因,可是你也看见了啊,这地图上现在除了路线以外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找什么线索?”

欢迎大家访问:趣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haoqushu.com/1_2885/2910/